以假"低保证"安慰危重患者,瑞昌一村支书好心办错事村民难领

  低保证是享用 最低日子 保障的困难人群的身份证明,持有低保证的家庭可依法收取 低保金并享用 国家有关优惠政策。而这一次,这张“低保证”却让瑞昌市南阳乡的张辉胜一家哭笑不得。

  小康家庭因病致穷

  本年 50岁的张辉胜躺在瑞昌市人民医院的11楼19号床,这里是肝胆科室,张辉胜的体重从160斤掉到了只有80斤,现在每天仅有 能进行的医治 就是把肝腹水抽出来,让身体略微 能舒服一点。

  2017年,张辉胜的家庭条件不错,女儿正在读大学,儿子读小学,自己与妻子开着一家保洁公司,房子车子虽然不算好,但是 日子 也算是小康。但是 就在那一年,张辉胜感觉身体不舒服,到医院做磁共振查看 发现肝管癌,于是他当即 在家人的伴随 下到南昌医治 ,因为 病情严峻 ,家人又陪着他到北京切除了一半的肝脏,怅惘 癌症仍是 转移了。

  临死之前,张辉胜说想拿到低保证。因为治病花去了家中的几十万积储 ,他跟妻子说这样下去不是方法 ,一个人可能要拖垮全家,不知道能不能在他地点 的南阳乡红日请求 一个低保?2017年5月,他在里探问 了一下,村里负责人回复说,你名下有车有公司,其实不 符合 请求 条件。

  2018年,张辉胜病情严峻 ,举债借钱医治 维持生命,为了还债,车辆过户给了借钱的亲戚。4月份,他再次请求 了低保。7月,村里对张辉胜进行低保户公示。8月,医院下达病危告诉 书,张辉胜一度摈弃回到了村里。8月7日,村支书给他送来一本簇新 的低保证。而这一次有了低保证的张辉胜一家,似乎 再次看到了期望 。因为所有亲戚都借了,现已 没有钱去医院的张辉胜,可以再次到去医院进行一些保存 医治 ,延缓一下生命。

  医院说低保证网上查不到

  “有个低保的话,我们到这里来诊病就不用先交钱,看到自己的老公怎么忍心不救呢?有了低保证就有了一份期望 !”拿到低保证的张辉胜,在妻子王小川的鼓励和陪伴下来到瑞昌市中医院医治 ,满心期待的把丈夫的低保证和身份证交给医院的收费窗口。然而,医保窗口的工作人员告诉 她,“这个证网上查不到,可能是假的。”

  原认为 拿到救命稻草的“低保证”竟然 是假的,张辉胜一家怎么也不敢相信,是不是医院弄错了呢?跟生命赛跑的张辉胜,只能换一家医院试一下,当他们来到瑞昌市第一人民医院时,一楼窗口医保结算的工作人员说“这个证没有编号、没有钢印、网上查不到张辉胜的低保信息”。张辉胜的妻子王小川简直 溃散 的跟工作人员争论 起来,“不可能是假的,村里不会做一个假证来骗我们。”

  为了确认低保证的真假,医院的工作人员只能当面打给民政体系 ,再次确认了没有张辉胜的信息。

  “村支书给我的低保证是假的?我们什么都不懂,医院认为 我们低保证是哪里骗来的,村支书怎么可能给我们一个假证。”在病房内,张辉胜的妻子哭着从包里里层掏出了可以救丈夫命的村庄 低保证,绿色的封面上写着“江西省民政厅制”。翻开一看,却发现除了照片和南阳村夫 民政府民政所的赤色 盖章外,编号、同意 机关、钢印和发证日期都是空白。

  在病床上的张辉胜气愤的说道,“假如 我不符合 低保的条件,村里可以告诉 我,为什么我符合 条件还要给我发一个不能报销的假证呢?这样弄的我们全家都更难过。”

  在一旁的妻子王小川看到病床上的丈夫说出这样的话,只能默默的流着眼泪。几年前,她也患有肝硬化,常常 呕血,自从丈夫查看 身世 患绝症,家里的顶梁柱就倒了,亲戚家该借的都借了,“老公就是忧虑 他走了后,我跟孩子们怎么过?我们条件好的时分 也不会要这个低保,人真是被逼的没有方法 。”王小川说,更让她承受 不了的是,这次回村里一些街坊 风言风语,说咱们都知道村里给的低保证是假的,是期望 她老公走的时分 安心一些,孩子们听到这些话都很绝望,“村里人都知道是假证,就我们不知道,这样更难受。”

  在病房内,张辉胜气愤用力的在病床坐了起来,而他坐在角落的一对儿女,听着爸妈的诉说,一直在对着墙角悄悄的 擦着眼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