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电影明星赵丹抗战中在新疆监狱的岁月

原创投稿请至:historymook@sina.com

同牢难友

1944年10月,入狱的第六年,我由迪化的特别监狱,被转移到第二监狱的牢房。

那天朝晨 ,两个全部 武装的卫士押着我登上一辆绿色囚车。车厢里现已 有了一个人。他上身佝偻着,脸色惨白,一仰起头我才认出来,本来 是我熟悉的新疆日报社社长傅希若。

囚车在大街上迅速地飞驰,转了两个街角就在一处停下。打开车厢的后门,我们才知道他们把我和傅希若送进了第二监狱东南院的一个监号。这个监号的铁门一开,就有一股湿润 的臭气扑面而来。号内的光线,比我住的特别监狱还暗淡 。在大板床上坐卧着六个人,两个汉族人,四个少数民族人,都蓬头垢面,衣衫槛褛。

傅希若刚进门,见着了一个人,立刻惊叹地喊起来:“哎呀!阿丹,你本来 在这里!”他们两个人激动得热泪盈眶。

我留意 看了看这个叫“阿丹”的人,本来 正是著名电影演员赵丹。

在暗淡 的牢房中,他的个头比其他的人都高,脸庞比我在银幕上看到的消瘦,身体也不像在银幕上那样强健 ,眼睛却仍是 格外亮堂 有神。他上身穿一件灰色的西服,下身穿一条破旧的黑色裤子,光着脚穿一双布鞋。他和傅希若并肩坐在板床边上谈起话来。我听得出,他们本来 是上海美术专科的同学。那时赵丹在监狱里现已 度过了四年。

误入虎穴

赵丹见到傅希若,先讲起自己被关进监狱以来的状况 。

“1938年4月,我们看了杜重远写的《盛世才与新疆》,认为 盛世才真的‘开明、思才若渴’。当时,认为新疆是抗日的大后方,又是国际交通要道,特别是茅盾先生在这儿掌管 文化工作,有许多苏联专家协助 搞建设,每一年 还有留学生去苏联学习。到新疆后有机遇 去莫斯科,学习斯坦尼斯拉夫斯基扮演 体系,于是就来了。乍来时,盛世才在督办公署的西大楼设宴款待 我和徐韬、朱今明、王为一和易烈一些人,茅盾和张仲真实 座。不久,茅盾协助 我们建立 了实验剧团,做宣传抗日的工作。没想到刚演了几个抗日救国、揭露汉奸卖国贼的话剧,盛世才就猜疑 是在挖苦 他,将我们几个主要演员抓起来,说是参加了杜重远阴谋暴动集团案,还把实验剧团也给解散了。”

傅希若说:“我也不知为什么 被捕,关进来今后 ,只让我写过一份个人阅历 ,直到过了五年后才审问 。在天主堂审问 我的是富宝濂、何贵廷、林楚材,都是盛督办暴虐 的草头神 。他们白日 夜里轮番 详细询问,要我供认 参加苏联共产党员万献廷的阴谋暴动集团案,要我写口供。我回绝 给他们写这样的口供。他们打专线电 话向盛世才请示,盛世才让他们对我酷刑 逼供……”傅希若越说越气愤,浑身颤抖。

赵丹边听边卷起纸烟,让傅希若和我抽。烟是当地产的一种烟梗和烟叶切碎了的烟末,用纸卷起来,新疆人管它叫马合烟。烟是卷好了,但找不到火柴,我们只好把烟送到鼻子下,闻一闻就放下了。

赵丹听到这里,接着傅希若的话说:“在天主堂审问 我的,就是你说的富宝濂那几个坏蛋。我对他们说,我到新疆来演话剧,是为了宣传抗日救国,有什么罪,把我逮捕 起来?抗日无罪,救国无罪,谁破坏抗日救国才有罪。他们说我参加了杜重远的阴谋集团,我说杜重远是有名的爱国人士,他为反日坐过监狱,他来新疆是盛世才请来的,怎么会搞阴谋?只有你们是在搞阴谋,破坏我们抗日救国,你们才真正有罪!”

“我这么一说,那几个坏蛋就火了,给我上起刑来。我越反抗,他们越换着样地给我罪受。什么‘坐飞机’、‘开坦克’、灌辣椒水,站、跪、吊打,烧、烤、刺,几十样的刑都用上了,我昏曾经 多少次,他们都不放过我。他们达不到用意,就不再审了。后来,把我送回监号长时间 关押不让出去。新疆啊,新疆,这是什么人的新疆啊!茅盾先生乍到新疆时。在《新疆日报》上宣布 文章说,新疆是奇观 的新疆。这可真是奇观 的新疆,呈现 这样的全国 奇事!”

他们两个人满腔愤恨地讲着,越讲越激愤。

我在新疆住狱多年,现已 听惯了狱中人讲这类事。但是 ,像他们这样直言不讳地边讲边骂,确实很少。我心想,牢房里的这个赵丹,在电影界是个了不得 的演员,在现实中也是一个有性格的人!

思念 鲁迅

赵丹见我和傅希若是一同 关进来的,就问询 我是谁。傅希若说:“他姓方,是阿山反帝同盟会的,1936年从东北来新疆,去过苏联,参加过中共、联共,在东北讲武堂、哈尔滨报馆和萧军、萧红都是好朋友。1938年在阿山金矿局被苏联领事馆列上托派黑名单给关进来的,是东北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