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皮书》可能是最接地气的一部奥斯卡最佳影片

顶着第91届奥斯卡最佳影片的光环,《绿皮书》在国内抢鲜上映,纵观奥斯卡近十年来的最佳影片,《绿皮书》都称得上是最接地气的一部,它没有太高的观影门槛,也无需太多严肃的解读,对普通观众来说可算对错常友爱了。

很少有一部喜剧电影能取得奥斯卡最佳影片,因此当轻松诙谐的《绿皮书》打败了充满史诗质感的《罗马》,影评人们多少仍是有些意外。而《绿皮书》的轻松,恰恰是其获奖的最大优势。众所周知,种族平权的主题,是近几年奥斯卡喜爱的对象。仅本年的八部提名作品中,就有三部直指这一主题。《黑豹》是首部黑人超级英雄电影,也因此在北美区域刮起一阵观影和口碑狂潮,但它终归是一部带着愿望的文娱片;《黑色党徒》也是通过喜剧手法评论种族议题,但导演斯派克·李在结束俄然把镜头对准了现实,让观众直面种族主义的昂首,发出一声沉重的呼吁;而《绿皮书》中,既没有对未来非洲的高科技愿望,也没有触目惊心的社会现实,它回归到了质朴、简略的故事中去,通过一黑一白两个主人公的南部巡演之旅,讲述了一段放下成见的故事。它不尖锐也不说教,而是让观众自己去体悟,哪怕只是在笑声中收获了一些温暖,就已足够。所谓“四两拨千斤”,大约就是《绿皮书》的价值。

《绿皮书》的故事虽然简略,但剧本扎实整齐、演员扮演超卓,为我们完美演示了好莱坞的成熟功力。它首要推翻了以往种族题材中惯常的人物设置,黑人音乐家典雅文明,白人司机粗鲁没文化,而这种倒置又酝酿出不少新的笑果。另外一方面,公路片一定要是在旅程中完成人物的生长和升华的,《绿皮书》为此一路铺陈了很多细节,让主人公的转变天然可信。比如,白人司机从一开始会偷偷扔掉黑人修补工用掉的杯子,到为深陷窘境的钢琴家大打出手,再到不计酬劳地支撑钢琴家罢演,你可以说这是一个白人放下种族歧视的过程,也能够说,他是为了朋友在改变。而这样的友谊,也慢慢让黑人钢琴家翻开心扉,走出孤单,乃至开始试着吃炸鸡、弹爵士,逐渐找回真实的自我,不再为外界的目光而活。

虽然维果·莫腾森在《绿皮书》中爆肥40斤,出彩地演绎了一位油嘴滑舌、夸夸其谈的意大利裔司机,但阿里·马赫沙拉的人物更有难度。他表面优雅傲娇,心里却极度自卑,虽然在舞台上收获无数掌声,却无法得到社会真实的尊重与认可。让我印象深入的是两人在雨夜中吵架的戏,那是钢琴家仅有一次的情绪迸发:“假如我既不行白,也不行黑,乃至不行男人,那通知我,我是谁?”隔着黑暗的雨幕,我乃至看不清阿里脸上的是泪水仍是雨水,却为他的扮演深深震撼。也正是这样的抑制,让阿里再度捧起奥斯卡最佳男副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