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子女遗产继承胶葛,白叟去世五年后仍未安葬,法院这样判!

  南边 网讯(全媒体记者/尚黎阳 通讯员/云法宣)白叟 生前明明买有墓地,却因为子女的遗产继承胶葛 ,去世 5年后仍未能入土为安。近日,广州市白云区人民法院审理了这起案件,判决白叟 的三名子女彼此 协商,协助将父亲骨灰安葬。

  孟先生育有三名子女,阿丹、阿强和阿飞。2010年,孟先生花了十几万全额出资在佛山市西樵山福荫园置办 了21号、22号两个双穴墓,在22号墓地安葬了其爸爸妈妈 。其妻在同年10月份去世 ,孟先生在21号墓地安葬了其妻子,并方案 自己去世 后与妻子共眠于此。

  2012年,孟先生去世 ,其子女因遗产继承问题发生胶葛 ,并结下心结。阿丹将孟先生骨灰暂放在福荫园,阿强手持墓位使用证书,两边 争论 不下,阿丹将阿强和福荫园公司诉至法庭。

  阿丹诉称,墓地是父亲孟先生生前置办 ,阿强并未参加 购买墓地,但为了便于管理,孟先生将墓地的产权和管理权放在儿子阿强名下。

  “在父亲长达3个月的住院期间,阿强一直回绝 看望,即便 在临终 之际,其他亲属央求 阿强去看望,也遭到回绝 。”阿丹说,父亲去世 后,阿强对凶事 和安葬事宜不管不论 ,更不同意合作 处理 骨灰下葬手续。之后,她找阿强单位的领导进行协调,阿强也不予理睬 ,延迟 至今未果,以至于父亲的骨灰一直存放暂放室未能下葬,为此,自己承受 了巨大的精力 压力。阿飞对阿丹的诉请表明 同意。

  阿强辩称,让父亲的骨灰下葬是所有子女的心愿,也是自己的义务,但是 姐姐阿丹强制留有父亲的骨灰,才导致无法下葬。福荫园辩称,依据 挂号 资料显示,墓地购买人是阿强,本着对购买人负责的情绪 ,在没有购买人同意的状况 下,公司不能改动 该墓地的一切事宜。

  法院认为,该案是因原告保管骨灰,被告持有墓位使用证,两边 互不合作 对方将骨灰下葬而引发的胶葛 ,两边 对该争议的发生均负有职责 。

  法院认为,骨灰系死者亲朋 寄托哀思的载体,承载着死者亲属的精力 利益,属于具有强烈社会伦理意义的特殊物。关于 死者骨灰的安置,在不违背 法令 禁止性规则 和公序良俗原则下,应尊重死者的生前意愿,由权利人协商确定。

  考虑权利义务对等原则,法定继承人在依法继承死者遗产的同时,亦应当实行 其对死者的生养死葬的义务。本案原被告及第三人均是死者的子女,是孟先生遗产的同一顺序法定继承人,故对死者孟先生均负有生养死葬的权利和义务,三人应当放下心结,彼此 协商,协助完成死者骨灰下葬事宜。

  法院依法判决,阿丹、阿强及阿飞协助将孟先生的骨灰安葬于佛山市西樵山福荫园21号墓位,福荫园公司对此予以合作 。笔者了解到,案件通过 请求 执行,现在 墓园公司已合作 原告将骨灰安葬。